会员登录

用户名: 用户注册

密 码: 找回密码

校验码:

当前位置:四川招投标网 -> 本网信息 -> 行业动态

“托育”这件事,何时能从年轻人焦虑清单上划掉?

http://www.scbid.com 发布日期:2021年3月8日

 



托育是当下年轻夫妇焦虑的重要来源之一。


  托不托、托给谁、怎么托,1000个家庭有1000种想法。而他们共同面对的,却是为数不多的选项。


  1


  托不托?适合需求就挺好


  8090后是当下生育大军的“主力部队”,他们被“996”洪流裹挟,披星戴月奔忙,以“社畜”自嘲。然而,谁也不想输在起跑线,许多新手爸妈早已熟识“生命早期1000天”“早教”这些字眼。要不要送托育机构、如何选择一家靠谱的托育机构是他们育儿焦虑的最初来源。


  “带学龄前孩子真的是上班族的一大困扰,太难了”“其实很多父母也想亲自带孩子,但总抵不过经济压力”“主要不放心这么小交给别人”……网络上观点多样,却有一个鲜明的共同点:无奈。


  目前,我国3岁以下婴幼儿人数超过4700万。这里面有多少是父母或祖辈带,又有多少是交给别人带呢?


  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贺丹介绍,该中心调查发现,在0至3岁婴幼儿的家庭中,有托育服务需求的占30%。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调查数据显示,我国0至3岁婴幼儿入托率只有5%左右。


  浙江省2020年10月在台州、金华和丽水3市,抽取36家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(设施)和365名3岁以下婴幼儿家长问卷调查。结果显示,86.3%的受访家长表示目前婴幼儿照护主体仍是家庭成员,其中,由祖父母或外祖父母照护占44.7%,自己或爱人照护占41.6%,机构照护占19.2%。问及没有选择去托育机构的原因,表示“有父母等家人带,没必要”的比例最高,占41.9%;“费用高无力承担”“机构少很难找”“不放心机构质量”也是受访者考量的重要因素。


  亲自带娃固然有好处,但在快节奏的都市往往条件不允许。老人帮忙带可以减轻压力,但可能难保科学育儿。托或不托没有定论,取决于每个家庭的现实条件和需求。


  因为要孩子晚、工作不顺心,北京80后上班族小樱(化名)在37岁那年毅然辞去了稳定的工作。“我想亲自带娃,因为看不惯我妈带娃的一些做法。”


  能辞职带娃的毕竟是少数。对于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双职工马乘波而言,他给孩子选择的托育园不仅解决了孩子托管、接送难题,还通过引导,让孩子从最初自顾自玩耍变得享受和小朋友一起玩。他和爱人也从托育园微信群和定期举办的免费线下讲座中,学到不少科学育儿的理念和方法。


  哪个选择更好?都挺好。关键要让有托育需求的人有适合自己的选项。


  2


  托给谁?选择多元质量为先


  如果娃没人带,你会选择哪种托育模式:商圈内的托育中心、社区办点、企业福利、幼儿园办托班,还是家庭“邻托”?一项1700多人参与的小型投票调查显示:选择幼儿园办托班、社区办点的最多,各占31%;其次是企业福利,占19%;选择家庭“邻托”和商圈内的托育中心的,分别占10%和7%。


  人们相对青睐传统托育机构及“正规组织”,而家庭“邻托”、商圈内的托育中心等形式还显得有些非主流。不过选择结果并不是特别显著,很难说哪种托育方式更受欢迎。


  “老百姓对婴幼儿照护服务的需求非常迫切,但又有一些犹豫不决。”杭州市下城区副区长包晓东介绍,区内将近4500个家庭需要托育,占全区1/3;94%的家庭希望托育费用控制在每月4000元以下。“但如果真的让家长去选择2000多元的托育机构,很多家长又不放心。”


  人们对托育机构的选择日益多元化,而信任危机、经济压力、理念不同等主观原因及服务质量等客观因素,决定了人们如何选择。


  杭州市富阳区丰丰小朋友的妈妈章群莺说,当初家人反对送丰丰去托班,一开始送去,她每天都非常担心孩子不适应。坚持下来发现,这家民办托育园老师的专业指导不仅解决了让人头疼的戒尿布问题,还通过让其他小朋友主动邀请丰丰参与游戏的方式,缓解丰丰不敢主动社交的问题,让他的语言表达流畅了很多。


  丰丰所在的托育园,属于公办民营的普惠型托育机构,每个月收费3500元。这说明,只要解决好托育机构质量安全、近便程度和费用等方面的问题,不管姓公姓私,托给谁都放心。


  3


  把“托育”从年轻人焦虑清单上划掉


  2019年,国务院办公厅出台《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》,这一年也因此被业内称为“托育元年”。关于这份文件,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佘宇认为,它的核心要义是“家庭尽主责,社区为依托,市场有所为,政府起作用”。


  “如果以盈利为目的的上市公司都在这个领域掘金,那肯定会提高价格。”贺丹认为,民办托育机构正在艰难成长,“十四五”期间,国家应帮助其降低成本,达到普惠价格后还能可持续发展。


  受疫情影响,2020年一些托育机构无法开张,颗粒无收。杭州市下城区专门出台扶持政策:“补砖头”,给予一次性建设补助,激发积极性、增强信心;“补人头”,鼓励发展普惠性的、老百姓负担得起的收费模式。


  社区和单位也是发展普惠托育的重要依托。“杭州市正在构建社区统筹型、单位自建型、幼儿园办托型、社会兴办型、成长驿站型等模式多样的婴幼儿照护服务供给体系。”杭州市妇女儿童健康服务中心主任陈建芬说。


  托育机构备案数全国排名第三的安徽省,也在以类似思路推出社区公办民营试点等福利性托育举措。有的县区还将托育工作经费纳入财政预算,采取以奖代补的形式。


  在国家层面,规范托育行业发展的各种文件正在陆续出台,顶层设计日渐清晰。我们期待,5年后,“托育”这个事项将被年轻夫妇从焦虑清单上划掉。


  来源:《半月谈内部版》2021年第3期  原标题:《用普惠缓解年轻人托育焦虑》


  半月谈记者:田晓航 黄筱


来源:半月谈

(阅览次数:300次)  【推荐给好友】 【会员收藏】 【  】【关闭】  

协作指导:西部10省、直辖市、自治区招标局 《四川省政府采购指南》编辑委员会
运营维护:四川奇诺德科技有限公司 四川九州企业顾问有限公司 

本网常年法律顾问:北京市惠诚(成都)律师事务所 13980891028 免责声明 蜀ICP备09024383号 成公网备510113990231

Copyright (c) 2010 . All rights reserved.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川B2-20090129
四川招投标网技术支持电话:(8:30-18:00)028-86636839 四川招投标网值班电话:18030650228

(1)-.133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